从正剧演员到强迫症病人,从二弟的演技谈起

作者:影视影评

哥哥的电影带有蛮多个人特征的,这么说并不是指别的什么,只是觉得他很容易在角色中去表现那种脆弱却执着,甚至带着些许"病态"的美.很多角色他都是这样一路过来,一下子想起程蝶衣,还有无足鸟,以及最后的那个角色.

每一个喜剧演员都是伟大的,因为他们让这个世界有了更多的欢乐。   

说真的,我很希望有天能够看到他出演一个更阳光的角色,简单而快乐,甚至有些憨憨的也可以,因为这样的话,我就更有理由去相信在生活中,他内心深处一定有着这种单纯,快乐和阳光,哪怕过去不曾有,但现在有了,并且能够在表演中真情流露,这也是一件好事啊.

每一个喜剧演员也是悲哀的,因为我们无法了解他们背后的辛酸泪。   

哥哥走了,不曾有机会在未出现的日子里去展现更多的欢乐了.

 ——题记    

题外话,

每一个伟大的喜剧演员似乎都有不同程度的抑郁症。当然这种说法只能表述出喜剧演员不容易做,但同时也反映出到底喜剧演员是不是要想方设法地去思考表演喜剧的形式?    

突然觉得影展的评委其实很变态,因为那些痛苦的角色似乎比带来快乐的角色更凸显演技,更容易得到认可.除了卓别林,(他演的真的是喜剧吗?),其他人好像总是很难凭借喜剧人物的精彩演出得到小金人之类的,虽然喜剧往往赚钱,却被划为商业片,不入大雅之堂.

喜剧,是什么?是在别人看来特别傻的事情,却能引得你坐在电影院哈哈大笑的表演方式,还是在别人看来,台上的他们所做的表演像是一个小丑一般,不断地丑化自己,从而引起你们的欢乐?    

这难道是因为生活中欢乐来得要比痛苦容易的原因吗?

但是你们是否想过,每一个喜剧演员的背后,并非像镁光灯或者屏幕下那般的快乐。你甚至不可能估计,他们在背后承受过多大的痛苦。他们生怕自己的表演不能引起大众的欢乐。    

本月11日,美国喜剧明星罗宾·威廉姆斯因深受重度忧郁症所苦,以自杀结束了生命。消息一出来,许多人都会觉得惋惜,甚至于觉得又一颗巨星的陨落。据悉,他生前曾参演多部喜剧电影,演技纯熟,亦曾经凭借《心灵捕手》获得奥斯卡最佳男配角奖,第62届金球奖终身成就奖。    

一颗巨星的陨落,又再起引发我们对於抑郁症的关注,似乎抑郁症这种心理疾病会随时随地发生在我们身边任何一个人的身上,只是我们是否真的能正视它的存在,去认识到这种疾病所带给自己的各种身心的折磨和影响。    

从喜剧到悲剧,乍看两者是相差十万九千里,但事实上,喜剧的背后却蕴含着作为喜剧演员的各种付出,甚至他们可能遭受过某一种心理疾病。而这种疾病却能够困住他们的一生,甚至很有可能会影响整个演艺道路。    

屏幕上,他们是演员,给观众带来欢乐;屏幕下,他们是常人,依然要生活。    

或许,很多观众都会觉得,喜剧演员应该是要很开朗的性格或是特别能搞笑的。若是某个演员表演某个角色特别深入人心的时候,就会容易被定型,其实这是演员最怕的,尤其是打着某某标签,让人感到除了这种角色之外,其他的他都似乎驾驭不成功似的。    

提起喜剧,就不得不提到一个人——卓别林。卓别林作为喜剧的鼻祖,也称得上是真正意义上的电影明星。他以“头戴圆顶礼帽、手持竹手杖、足登大皮靴、走路像鸭子”的流浪汉夏尔洛的形象首次出现。这一形象逐渐成为了卓别林的标志,风靡欧洲。他一生演过80部电影,每一个角色都深入人心,成为了不可超越的表演,许多人都为他的表演而感到捧腹大笑。在经济大萧条的美国,他的默剧深得观众的欢迎,但我们又是否知道,他被抑郁症困扰一生。父亲酗酒去世,母亲罹患精神病被送到精神病院,感情道路的坎坷等各种的挫败,让他患上抑郁症。只是大众都会无法想像,喜剧演员背后的辛酸泪。    

据说过多使用幽默的人往往不善于抒发负面情感,长此以往就会引发抑郁。当他们悲伤时往往不知道如何表达,只能用一个又一个笑话来掩盖。    

我们都是有七情六欲的人,而伤痛或是悲伤是需要用情绪或是情感来进行发泄的,但若是逃避的话,反而会造成一定的心理负担。长期下来,容易封闭自己,而表演虽然能够让他们在绝望之中看到所谓的微弱的希望,却不一定能够解决得了自己的心理问题。因为在表演的过程中,需要考虑到各种因素以及观众,在特地的环境之下,才会使用幽默。就如魔法一般,必须在某种定制道具里才可以发生奇迹一样。 

   喜剧,在众多人心中,都应该是纯属搞笑成分居多,甚至乎觉得,只要你笑了,也许就算是一部分的成功。但无论是哪种表演,默剧、喜剧、甚至悲剧,它所表达的内核往往不像我们想象中那般的简单,只是作为观众,或只会关注它能否引起我们的大笑神经,乍看就已经足够了。很有可能,没有人会去关心它所要表达的表演内核和更深一层的思考。    

二零零五年,周星驰的《长江七号》上映,这是一部打着“会让你流泪”噱头的喜剧片可以说,它真的比较搞笑,喜剧成分居多,只是除了喜剧的包装,能否从另一个侧面去解读它呢?   

 许冠文说每一个喜剧演员或者是喜欢把欢笑带给人们的人其实是一个很充满悲哀的人,是一个悲剧人物。提起黄子华,也许很多人都会想起“奸人坚”这个角色,又或者是《男亲女爱》的莫作栋,一天到晚都会挂在嘴边的一句:“小强啊,小强啊。”     

栋笃笑,是一个人的talking show。而香港栋笃笑始祖黄子华于2007年接受过《志云饭局》的访问。他表示,其实很怕面对观众,很怕自己说出来的东西他们不会笑,要随时随地地顾及观众的反应,而且事前要准备很久。他坦言,希望有人跟他一起“度桥”(思考)栋笃笑的话题。但事实上是没有的,只有自己看着天花板发呆,且过程很漫长,是一种煎熬。    

在访谈中,他说,其实从小到我开始想做演员,而且无论从事什么行业,话剧团也好,编剧助理也好,都是为了自己的演员梦,栋笃笑当初只打算做一场就算了,但是它后来竟然可以这么成功,也就促使了我继续做下去。    

在黄子华身上,我们看到了一种被定型的演员,那就是别人觉得你的搞笑是成功的,从此就只能搞笑了。换个角度来说,这算不算是一种被定型的悲哀?让我们不禁深思:喜剧到底是不是只是单纯的喜剧表演,它不能带有任何深刻的表演意义?在卓别林的电影里,我们看到的是令我们捧腹大笑的流浪汉,但同时它的角色又具有鲜明的现实意义,具有一定的讽刺意味,以此反映时下的某些局面或者情况。    据报道,著名喜剧片的《憨豆先生》的扮演者,英国著名喜剧演员罗温·艾金森曾罹患上抑郁症,到美国进行治疗,治疗后还需要回家静养。鉴于罗温·艾金森是个追求完美性格的表演者,私底下是个严肃派的人,镜头下不言苟笑。这说明了,任何的喜剧演员都不像我们想象中那么快乐,也许他身上所存在的,只是一小部分,或是说,他所有的表演都只是奉献在了萤光幕上。    

也有报道指,好莱坞喜剧片《变相怪杰》的扮演者金·凯瑞是一名长期的抑郁症患者,因为家庭的原因,造就了他的喜剧天赋,他表示已经服用抗抑郁药很长时间,但药物并没有彻底治愈他的病症。他曾说:“抑郁症袭来时,你就会感到很绝望,找不到解决问题的办法。”黄渤在接受柴静的访谈里说过:“我不敢定义自己是个喜剧演员,但我想做个喜剧演员。自己看喜剧其实不大会笑。因为你会看到自己的各种不足,而不是觉得各方面都已经很好。”     

每一位喜剧演员,他们的背后都隐藏着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而他们喜剧表演带给我们的无疑是欢乐。表演,是从生活之中来,而作为演员,尤其是喜剧演员,要在特定的表演氛围里把来自生活之中的感悟带到表演之中。在这一刻,演员不再是自己,而是剧中的那个人。黄子华说,他曾经有个很崇高的理想,就是当一个演员,过很多不同的人生。    

可能对每一个被抑郁症的人或是被心理疾病困扰的人来说,他们都需要通过看喜剧片来调剂自己的情绪。金·凯瑞说,喜剧是从绝望中来的。绝望,是什么?其实就是一种可以让自己点燃希望的煎熬过程。任何事情的发生与发展都能够出人意料。    

每一个罹患心理疾病的人都是可怜的,他们值得我们的关心与怜悯。作为观众的我们,能否不只是单纯地关注他们的表演,可不可以延伸出能否看出他们背后的苦痛或是艰难。在萤光幕前的他们的确能够让我们捧腹大笑,令到观众都会说,他们是一个好的喜剧演员。若我们不曾理解或是试图去探究作为一个喜剧演员背后的故事,根本不能够说一句:“其实我看懂这部电影。因为它能够让我发笑。”其实喜剧亦有很深刻的人性,这种风格就如卓别林所演绎的角色一样,它可能让你捧腹大笑,也可以让你眼角含泪。

 这让我不禁想到了英国作家乔纳森·斯威夫特所写的讽刺小说《格列佛游记》中的大人国与小人国,一本控诉英国资本主义的讽刺小说。换句话来说,我们看这本小说的确也会觉得令人忍俊不禁,书中的各种荒诞和奇幻的描写让人入胜。若不曾提及讽刺小说,是否你又会真的认识到这一点?    

或许有人会说,只要搞笑就可以了,何必要去花费那么多时间去弄别的呢?对,这话是没有错,但我想你们知道,喜剧只是一种表演手法和形式,真正的内核往往是它隐藏在背后的深刻。就如同写作、阅读一般,每一种不同的表达方式皆能引起读者的兴趣。只是表达方式的背后,可以有不同的主旨。而这种创作内核它可以贯穿你整个创作时期,但观察的角度与剖析的范围有所不同,得出的结论也有所区别。我们要做的,除了是关注演员背后的心酸和心理疾病之外,更多的,是能够从他们所演的戏剧里看到另一些不一样的东西。也许随着年纪增长,有些喜剧当你再次重温的时候,你不会再感觉到搞笑。就如周星驰在《大话西游》的那句经典对白:“曾经有一份真诚的爱情放在我面前,我没有珍惜,等我失去的时候我才后悔莫及。你的剑在我的咽喉上割下去吧!不用再犹豫了!如果上天能够给我一个再来一次的机会,我会对那个女孩子说三个字:我爱你。如果非要在这份爱上加上一个期限,我希望是……一万年” 现在再看到,觉得的不再是搞笑的成分,而是一种心理上的挫败与失落感,甚至有些许悲痛。    

当你明白的道理越多,单纯的东西会越来越少。只是演员为了表演,他们活在萤光幕下,为的就是让更多的人得到快乐。演员最痛苦的地方是,当你的性格比较阴郁的时候,你却要去演喜剧,用很用心地发掘自己的喜剧天赋,哪怕别人觉得你的动作傻头傻脑,站在舞台上,你依然要表演完毕才能够下台    

陈奕迅有一首歌叫《浮夸》里面有句歌词:“你当我是浮夸吧,夸张只因我很怕,似石头似木头的话,得到注意吗,其实怕被忘记,其实怕被忘记至放大来演吧,很不安怎去优雅,世上还赞颂沉默吗,不够爆炸,怎么有话题让我夸做大娱乐家。”     

作为一种被大众娱乐与消费的职业,他们注定是不能够沉默的,正是因为不能够沉默,所以不惜一切地丑化自己,让自己出洋相,从而换得更多人的欢乐,即使内心悲痛的情绪无法宣泄,因为这是职业道德与心理。或许,我们都该换位去思考,究竟抑郁症离我们有多远?或许,我们都该换位去思考,究竟喜剧演员的背后蕴含着多大的哀伤与忧伤。    

既然他们能够娱乐我们,为什么我们不能自行娱乐自己?找到一种方式去宣泄抑郁的情绪,找到一种适合自己能够让自己内心的忧伤得以平伏的方法,可能是另一种人生的喜剧。

本文由360竞彩比分直播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